俄罗斯方块小游戏

微信号:weixin888

一次跌宕起伏的撤稿

时间:2020-06-25 15:42人气: 来源:俄罗斯方块在线玩admin 版权所有:俄罗斯方块(经典版)

以“要做最懂媒体的公关人”为目标的Kelly没有选择和Carrie一样的职业发展路径去做客户服务团队的team leader(组长),而是同时加入几个服务组,专门负责媒体沟通工作。日积月累,她比Carrie有更多的媒体资源,也经历过更多的媒体跌宕。Carrie曾经羡慕地对Kelly说:“希望我也经历一些戏剧化的媒体事件。”不想,一语成谶。

那时是Carrie进入J&P的第五个春天,经过360度评估,她顺利被提升成为高级客户经理。除了P公司和一家B2B(business to business)客户之外,Ben将A企业的品牌传播业务也交到了Carrie手上。他告诉Carrie,在掌握如何做产品公关之后,她应该开始学习做企业品牌公关。

“这对公关人的全局观念、分析能力、战略思考能力的培养都是极佳的锻炼机会。”Ben非常善于“因地制宜”地把工作“推销”出去,“肯定会遇到新的挑战,得到新的领悟!”

java制作俄罗斯方块小游戏

“好啊!我正需要新的学习机会。”Carrie跃跃欲试,“超出产品做企业品牌正是一个好机会,特别是能服务A公司这样的大客户真是太难得了。”

A公司实际是一个大集团,拥有日用化工、食品、饮料、保健品等几大业务板块,每块业务单独拿出来都是个不小的公司。如何跳出单独一个业务、一款产品,找到A公司的DNA(基因),打造集团品牌?Carrie在阅读公司网站之后,又找到一本介绍A公司企业历史的书啃起来,并最终提炼出“创新”作为第一个传播主题。

企业公关与消费品公关有明显区别:消费品公关以塑造、强化产品在消费者心目中的形象为目标,最终目的是为增加市场份额、促进销售打下良好基础;而企业公关是以增强与企业经营密切相关的各种利益群体(包括政府、投资者、客户、合作伙伴、意见领袖、员工、社区、NGO组织、新闻媒体等)对企业的认知和认同,为企业经营和发展铺路。所以,消费品公关看重曝光广度及消费者互动,而企业公关则要利用深度报道和特色故事传递企业核心价值和发展战略。“创新”这个主题如果传播角度不精准不深入,很容易陷入“自吹自擂”的窘境,虚而不实。

Carrie脑袋里“唰唰唰”冒出很多问题:

如何定义“创新”?

哪些方面能够说明A公司是“创新”的?

“创新”只是研发部门的事情吗?

企业怎样才能保持“创新”的可持续性?

A公司的“创新”和其他公司有什么不同?

A公司的创新最终为投资者、员工、合作伙伴、消费者,甚至整个行业带来怎样的利益?

……

无奈能找到的资料有限,Carrie找来Kelly商量。

“去做企业内部采访吧。”Kelly这样建议她,“我曾经为了给一个客户写关于企业人才培养的feature article(特色文章)苦恼,后来在客户公关部经理的帮助下做了好几个部门、不同级别员工的采访,采到了很多有微信小游戏俄罗斯方块破解意思的故事,这样文章才会有血有肉,不至于都是干巴巴的口号和HR准则。”

“是个好主意!”Carrie一听就兴奋起来,“如果能有信得过的记者和我一起做这个内部采访就好了。专业的财经记者喜欢自己采访的一手资料,而不是嚼别人吃过的馍。”

“嗯……”Kelly歪着头,大眼睛忽闪忽闪,Carrie知道此刻她正在脑袋中的数据库里搜索、筛选合适的人选。

“你找汤汤吧!她是X财经杂志的高级记者,是个舍得花工夫写好文章的记者。”

“好啊,那麻烦您给搭个线介绍一下吧。”Carrie赶紧做了个巴结的鬼脸,Kelly得意地翻了一个白眼。

和汤汤约了午饭,Carrie早早就来到餐厅等她。这间不大的中餐厅装潢简单,提供的都是家常菜,价格亲民。Carrie盯着每一个走进来的人,希望能一眼就识别出谁是那位“高级财经记者”。所以,当一个女孩子走近她问“请问你是J&P的Carrie吗?”的时候,Carrie望着她有些愣住了。

眼前的女孩儿看上去肯定不到30岁,扎着马尾辫,瘦瘦小小,尖尖的下巴,笑的时候眼睛弯成好看的月牙儿。无论是年纪、身量,还是衣着,Carrie怎么也无法把这个邻家女孩儿和“高级财经记者”联系起来。但她赶忙站起来,一边微笑一边伸过手去说道:“你好!我就是Carrie。”

汤汤和她握了一下手,短促有力,Carrie心头又一震:这是个有个性的人!

听了Carrie的想法,汤汤很高兴,说道:“我一直想对A公司做一次深度采访,百年企业的创新力谁不感兴趣呢!但是以往只能采访到其中某一个业务板块的高层,或者某一个职能部门。要跨业务、跨职能部门采访,需要调动企业内部的很多资源,如果你能安排,真是太好了!”

“我一定尽最大努力去协调!”Carrie下定决心。

企业公关部总监Stella在A公司已经工作12年了,在日用化工、食品、饮料业务巧虎的俄罗斯方块小游戏在线玩的产品公关部都工作过,在各业务和职能部门的人脉都很好。她被提升到集团企业公关部总监一职时间不长,也正想做些亮点出来。她对Carrie的方案很满意,加上X财经杂志的金字招牌,这个历时三个月的深度采访很快就启动了。

三个月的时间里,汤汤参观了A公司的研发中心、工厂、展厅,做了从CEO、大中华区总经理、市场部副总裁、销售部副总裁、人力资源部总经理,到研发中心科学家、渠道商、蓝领工人在内的十几个采访,真是可以用“马不停蹄”来形容她的工作状态。

A公司研发中心位于北京和深圳,工厂分布在北京、上海、浙江等几个省市。汤汤拒绝A公司承担她的差旅费,甚至拒绝了专访车马费。她告诉Carrie:“杂志社会承担我的花费,我们不花企业的钱,就是要保证我们有报道的自由。”Carrie暗暗对汤汤和X财经杂志心生敬佩。

第四个月,封面报道出来了,十个整版!正值A公司进入中国20周年,这个深入报道被大中华区总经理视为一个惊喜、一份厚礼,立刻采购了200册杂志分发给各个部门,甚至让翻译公司全文翻译成英文,连同杂志一起快递到美国总部。

Stella风光无限,极力地夸奖了Carrie一番;Ben也发了邮件并抄送给公司所有同事,洋洋洒洒的半页内容都是客户怎么好评、老板怎么表示感谢和一些鼓励的话。尽管几乎每一次重大项目圆满结束后,Carrie都会收到这样的邮件,但每一次她都还是会小小激动一会儿。毕竟,谁不喜欢被认可、被表扬呢?Carrie请团队成员Tina、Gina和Luna好好吃了一餐日本料理,犒劳和感谢大家的辛勤工作。但“麻烦”就爱挑你顺风顺水的时候找上门来。

事发那天,临近中午的时候,Carrie正在QC(quality control,质量控制)Nichole写给P公司的季度报告,Stella的电话打了进来。

“Carrie,《东方经济报》的稿子你看了吗?”Stella单刀直入,让Carrie措手不及。

“啊?”Carrie一愣,她一个早上都在修改Nichole的报告,还没来得及看这篇文章。更深一层的原因是她想,既然文章是基于自己安排的专访,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于是,她让团队成员Tina先把文章发给Stella确认里面的数据,自己饭后再通读全文,却没想到出了状况。她只得如实回答:“还没来得及。出什么事情了?”

电话另一头,Stella怒气冲冲地说道:“我们销毁过期食品是对消费者负责,难道这也要遭到质疑?另外,这位记者到底会不会看企业财报?我们在研发方面刚刚进行了这么大的投入,成本自然会升高!记者凭什么说我们在中国的盈利能力下滑、发展陷入困境?”她说起话来噼里啪啦,像极了热锅里的炒豆子。这般语气,即便是透过电话,也让Carrie脑海中浮现出此时此刻Stella漂亮的细眉高高挑起来的画面。

“我先了解一下情况再回电话给你好吗?”Carrie还没看过这篇采访稿,理亏气短,只得这样应付。

“好吧,整篇文章都是质疑的口气,我非常怀疑这位记者约采访的目的!”Carrie明白Stella的意思是怀疑记者希望通过这篇稿子另有所图。尽管Carrie清楚,记者写文章只能从专业作者的角度出发,并不会完全按照企业喜欢的方式,但不能把不同的解读都当成记者有所企图。

Carrie只得继续和声细语地说:“Stella,我先去了解一下记者是怎么理解的,如果确实有过激之处,看能不能让他改一下。”

“好吧,你最晚下班之前解决好这个事情!”没等Carrie反应过来,Stella就放下了电话。

Carrie赶紧在四十几封未读邮件中找出那篇稿子,从头到尾仔细看了一遍。原来,记者发现A公司销毁了大量过期食品,就秘密采访了A公司的一位经销商。“不凑巧”的是,这位经销商刚刚在A公司渠道整合及调整中受到影响,自然愤愤地表达了诸多不满,甚至透露在国产品牌迅速崛起的情况下,以A公司为代表的洋品牌已经今不如昔,渠道紧缩是销量下滑的被迫之举,并非如企业自己所说是“为了提高效率”。

接下来,记者引用财报数据进一步证明“A公司在华发展遇瓶颈”的观点。数据显示,A公司本季度的收入及盈利相比去年同期均有所下滑,虽然下滑幅度只有零点几个百分点,但足以证明A公司不进则退。

“根据数据,这个结论似乎没错。”Tina皱着眉说。

Carrie把眼睛从电脑屏幕移开,对Tina解释道:“不能光看最后的收入和利润率,要看完整的P&L(profit & loss,损益表)。你看……”她的视线再次回到屏幕上,指着上面密密麻麻如蚂蚁一般的数据说,“A公司本季度收入的小幅波动其实主要是受到汇率的影响,而盈利的下滑主要是因为成本上升。我们都知道,A公司今年刚刚在深圳投资了亚太区最大的研发中心,成本巨大,要分摊到今后的几年中。不能不分析投入就做出利润下滑的结论。”

“哦,明白了!”Tina使劲儿点点头,“我赶紧打电话给那位记者沟通一下。”

“好,如果有什么问题要及时告诉我!”Carrie叮嘱一番后赶紧再次埋头到给P公司的报告中,离提交的deadline(最后期限)只有不到半个小时了。

“什么?改不了?噢……好吧,喂喂……”

Carrie把给P公司的报告通过邮件发出,正想问问Tina这边进展如何,就听到她说“改不了”。

“怎么回事?”

“记者说已经交给编辑,改不了。”Tina无奈地摇摇头。

“然后呢?”

“然后他说在开会,让我们找编辑,就把电话挂了。”Tina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好像理亏似的。记者没等她反应过来就把电话挂掉了,这样的情况并不常见,她在回想是不是刚刚自己哪句话说错了,冒犯了这位“京城名记”。

“他们的编辑是谁,有没有给你电话?”

“没有。”Tina无辜地望着Carrie,让Carrie不忍心责备她。

“唉,把记者的电话给我。”Carrie只好亲自出马。

“您好,我是J&P的Carrie。刚刚我的同事Tina给您打过电话。关于那篇稿子,有些地方可能我们之间的理解有点儿不太一样,所以想再跟您解释一下。”Carrie心里默默期待这位打过两次交道的“名记”会给自己一点儿面子。

“我知道,她把你们的意思已经跟我说了,但是我的结论是基于我做的采访,不能光听企业一家之言。经销商的亲身经历、行业人士的分析也要参考,不能把所有不符合企业心意的报道都叫作不实报道吧?”记者的口气一点儿都不客气。

“但是A公司的财报是客观的数据,汇率影响了绝大部分企业这个季度的收入水平,而且A公司刚刚在深圳投资了亚太区最大的研发中心,正说明他们对中国市场的信心啊。”Carrie有点儿着急,试图据理力争。

“但这个研发中心将要研发的产品不是专门为中国市场的,它是全球研发团队的一个组成部分,不足以显示对中国市场的信心。”记者的回击毫不示弱,他停顿了两秒,换了一个无可奈何的口气继续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而已。再者,我刚才给编辑打过电话,他说现在所有版面都已经付印了,没办法再改了。”

“你们不是周报,周一出吗?今天才星期四。”

“这个你不会不知道吧,一般周报都是周四定版,周五印,周六就上报摊了。”

看来,想在记者这儿解决问题是不可能了。离晚上还有一段时间,还是直接找编辑看能不能修改吧。Carrie想到这儿,继续和记者沟通说:“您能给我一下编辑的电话吗?”

“可以给你,但不一定有用。你记一下,139********。”

“好的,谢谢您!”记者竟然给了她编辑的手机号码,Carrie千恩万谢。

拨了两次,电话都在通话中,第三次竟然关机了。

这时,电话响了,是Stella。“怎么样了,没问题吧?”Stella的口气让Carrie一下子感到头大。

“稍微有点儿麻烦,稿子已经给编辑了。我们正想办法联系编辑。”

“你说最晚今天下班前回复就可以,怎么现在成这样了?”

“是,现在还没到下班。刚刚给编辑打了两次电话,都在通话中,我们一会儿再试下。”

“那就尽快吧。”

没办法,继续打电话吧。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您稍候再拨。”还是关机。

“怎么办呢?”Carrie自言自语,一筹莫展呆坐了一会儿,突然眼前一亮,“找Kelly啊,她说不定认识这个报社的更高层呢!”

Kelly正在外地参加一场新闻发布会,接到Carrie的电话,她压低声音说:“你试试找张副总编,也许他能帮上忙。我抽屉的名片夹里有他的名片,你自己找一下。我马上给他打电话打个招呼,你先把那篇文章发给他,然后再拨电话给他。”

不管怎么样,Carrie觉得算是看到了希望。她赶快去Kelly的名片夹里翻出那位张副总编的电话和邮箱,按Kelly说的先发了邮件,然后打电话再次拜托。张副总编还算客气,在电话里说会尽快帮忙处理。

半小时过去了,Carrie心里惴惴不安,不知道稿子处理得怎么样了,她再次拨通了张副总编的电话。

“张总您好,我是J&P的Carrie,Kelly的朋友,稿子的事……”

“我刚才帮你看了,不过已经来不及了,排好的版已经传到印刷厂付印了。”

Carrie就知道,自己的直觉一向很准,上下打鼓的心告诉她,事情没那么容易,尽管那时候她非常希望自己的直觉是错的。

“我看了一下稿子,我们记者写的也没有问题,同一个事情有不同的解读而已。作为副总编,我也不想随便干涉记者的观点,这样会挫伤记者的积极性。”

“是,我知道。我们也不想干涉记者的撰稿自由,直接呈现采访原文和财务数据都可以,读者会有自己的判断。只要把最后关于A公司在华发展受挫那样主观的结论删除或者修改一下即可。您看现在还有没有什么办法,能不能在印刷厂那边直接改一下?”Carrie对媒体的工作流程还算清楚,版样传到印刷厂后,印刷厂会先出菲林片,再制版印刷,这个过程还有些时间能够争取。

“麻烦您了,我回头和Kelly一起请您吃饭。”Carrie赶紧把Kelly再次搬出来,希望能有作用。

“好吧,那我再打电话给印刷厂试试。”

“好,拜托您了。”

放下电话,Carrie感觉口干舌燥,但又懒得站起来去倒水,就那样呆呆坐着,看着电脑屏幕,心里默默祈祷。大约10分钟后,电话又响了,那铃音此刻听起来像跳脱的兔子,是张副总编。

“张总,您好!怎么样?”Carrie抓起电话,语气迫切。

“不行了,已经印了,我也没办法。”

Carrie开始感到头疼,怎么跟Stella交代?Ben也才表扬自己不久,现在搞砸了,他会不会对自己失望呢?

“喂,喂……”

“我在听,您说,张总。”

“还有一个办法:我可以让他们不要把这批报纸上摊,改完你那稿子后重新印刷。”

“可以吗?那太好了!”Carrie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过,你们要承担因此产生的印刷费用。加班费嘛,看在Kelly的面子上我就不跟你算了。”

“哦,那印刷费大概是多少呢?”直觉又回来敲击Carrie的头,发出不妙的回声。

“按照我们的发行量计算,每次的成本大约12万元。”

“什么?12万元!”Carrie的声音都把自己吓了一跳。

“这么多呀。您知道,张总,公关公司跟广告公司不同,我们普通的客户,一个月的月费才几万块钱,您说的12万元,我真的不知道能从哪里找出来。”但实际上,她心里在嘟囔着:按发行量算?谁不知道媒体的发行量水分有多大,你忽悠谁啊!

“不行让你们客户想想办法呗!”张副总编的语气里听不出一点同情的味道。

“您哪里知道这其中的原委,我能跟哪个客户要这笔钱去呀!”Carrie心想:事到如今,跟他解释那么多也没有用。

“您也知道,像这样的大公司,预算都是年初就已经做好了的,要想临时加预算是很难的。”Carrie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那你就自己看吧,反正现在就只有这一个办法了。而且,这样肯定会耽误我们上报摊的时间,如果总编问起来,我还要替你们顶着。”

想必这位张副总编心里也清楚,大公司是预算管理原则,但在预算内的钱是可以调配的,只是不愿再跟她多讲。Carrie只能说再想想办法,先请他帮忙压下印好的报纸,明天一早再给他回复。

放下电话后,Carrie深呼了一口气,眼眶不争气地湿了。

标签:
相关资讯
热门频道

热门标签